海南椰雕-天南贡品的美丽背影

  

海口美景

有时候,历史遗失的,远比我们已知的要多得多。曾被誉为“天南贡品”,长驱直入皇城宫墙的椰雕,只能在历史的碎片中拼接曾经承载的荣耀。于是,在有细节的地方,海南的历史再一次被展开。

  笔挺的树干一律以惯有的姿态直指云天,大片的扇状枝叶翠绿而宽厚,盘踞冠顶肆意伸展,生命的坚韧与张力就在简单的线条和图形中傲然散发。在海南迤逦优美的海岸线、繁华的城市干道或是宁静闲散的乡野村落,甚至小镇人家的庭院、校园通幽的曲径,举目之处就能觅见椰树傲立的身影。明代大学士丘浚在《南溟奇甸赋》中称赞,“椰一物而十用其宜”。也许,很难再找到一种树,能像椰树一样浑身是宝,让人迷恋。

  海南种植椰子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汉代《南越笔玩》中记载,“琼州多椰,昔在汉成帝时椰子席,见重于世”。可见,汉代时海南椰子已晋身为朝廷贡品。宋代随着商贸兴起,大量椰子跨海输往中原大陆。至明代,海南椰子种植更是遍及岛东沿海。在对椰子的认知和喜爱日渐浓重的时候,椰雕作为人们表达情感的一种符号与载体,开始光华四射。

  “天南贡品”的身影———

  最初利用椰壳的,应是海南岛最早的先民黎族人,但椰雕雏型的出现,后人目前只能追溯到中唐宣宗元年(847年),之后,有关海南椰雕的线索,开始频频闪现在历代史料和文人佳句中。

  “隐居”历代史料和文词佳句之间

  海南岛先民黎族很早就会利用椰壳做成各种容器,并运用于日常生活,据《黎族研究资料选辑》描述,黎族先民“用装有木柄的椰子壳造成的杓……从锅或饭瓮里把粥装进饭碗……”“汲水的碗也有用椰子壳和瓢箪的……”但椰雕雏型的出现,后人目前只能追溯到中唐宣宗元年(847年)。据唐代刘恂《岭表录异》中载:“椰子树,亦类海棕,结实大如瓯盂,外有粗皮如大腹,次有硬壳,固而且坚,厚二三分。有圆如卵者,即截开一头,沙石磨之,去其皱皮,其斓斑锦文,以白金装之,以为水罐子,珍奇可爱。”当时民间有传说,椰壳有“有毒即裂”的特点,唐代诗人陆龟蒙还留有“酒满椰杯消毒雾,风随蕉叶下泷船”的诗句。《粤东笔记》也载,唐代大臣李德裕贬居崖州时,曾将椰壳锯制成瓢、勺、碗、杯,作吃喝用具。之后,有关海南椰雕的线索,开始频频闪现在历代史料和文人佳句中。明《正德琼台志》上载,苏东坡谪居儋耳,曾拿椰子壳请当地艺人雕成椰雕帽谓之“椰子冠”,而后在《和子由椰子冠》诗里挥洒豪情:“自漉疏巾邀醉客,更将空壳付冠师”。

  端居宫廷盛宴之中

  明清两代时,椰雕常被官吏作为珍品进贡朝廷,有“天南贡品”之誉。在清宫大宴乳茶碗的资料中,也发现了有关椰雕的记载。清宫饮用乳茶,需配以品质精良、做工精到的御用碗。当时,广东就进贡了用椰壳做的乳茶碗,碗外壁为椰子壳,艺匠在薄薄的椰壳面上,巧手凸雕松竹梅纹饰,内壁嵌银里。椰子银里碗古朴而轻巧,是清宫中为数不多的乳茶碗,皇帝不仅在中小型宴席上用它,就是平素饮乳茶时它也是首选的饮具。而清代的《海公案》一书中,也多次出现“椰雕墨盒”。当然,更多的时候,我们只能看到历史的一个背影。

  《中国艺术品鉴赏百科》中,把椰雕归为果核雕刻杂项。书中认为,椰壳雕工艺最初只做成简单的酒杯、茶盅、文房用具和盒罐等器物,后经文人雅士的题诗赋词,逐渐使椰壳雕艺术向完美的境地转变,但最好的作品仍要向皇宫进奉,特别是雍正时期,椰壳雕器物的造型、纹饰及雕刻的技法已十分精湛。至清末民初,用椰雕作为礼品、用品,已很平常了。

  海南椰雕究竟是从何时起确切地成为“天南贡品”的,至今仍是一个历史谜团。毕竟,时间就像流沙,掩埋一切,只留下一点蛛丝马迹,任凭后人打量揣测。

  走向寻常百姓之家

  时光流逝,昔日的“天南贡品”已从“旧时王谢堂前燕”,走入寻常百姓家。据1963年《海口市手工业出口情况调查报告》,在抗日战争前,海南椰雕已畅销南洋群岛和欧洲各国,还在越南河内的国际物产特览会上荣获一等奖。当时,椰雕生产的艺人有百余人,年产量高达两万多件,其中一万多件出口外销。那时候,应是海南椰雕的旺盛时期。

  椰雕工艺的兴衰——

  抗战爆发后,战火迅速蔓延海南各地,艺人流离失所,存活下来的椰雕艺人仅剩十余人。期间,海南椰雕,无奈地走过了历史上最暗淡的岁月,直至新中国成立后,海南椰雕方开始恢复生机。

  1955年,海南地区第一家椰雕工艺厂————海南特别手工艺厂成立,它就是海口市椰雕工艺厂的前身。随着市场需求扩大,椰雕产品开始进入了批量生产。同时,一些有椰雕手艺的艺人也开始创办个体椰雕厂,逐渐形成了以海口市椰雕工艺厂、文昌市工艺厂为主的椰雕工企业群体。海南椰雕先后参加苏联、印尼、日本等国际特产特览会的展出,深得好评。

  随着海南旅游业风生水起,椰雕也开始由高档精品向中低档旅游工艺品转型,逐渐广为人知。现在的椰雕工艺品厂,多以配件订单加工居多,主要分布在岛内东部和北部地区,其中文昌东郊镇就有十来家配件加工基地。澳门回归时,海南向澳门特区馈赠的纪念品,就是海口市椰雕工艺厂创作的《椰树传说》和《天涯欢歌》两件椰雕嵌贝花瓶。据介绍,花瓶由精心挑选的5200个色泽相同的椰子壳,加工成12400片弧度一致、一寸见方的小片,采用椰雕工艺拼接而成,瓶身画面上每株椰树结有9个椰果,衬以9片树叶,寓意1999年澳门回归祖国。花瓶由30名工匠耗时10个月完成,堪称海南椰雕史上的奇迹。只是,谁也未曾料到,时隔几年,海口市椰雕工艺厂已在改制中被夷为平地。曾经红火了30多年的文昌市工艺厂,现在却靠出租铺面度日。这两个曾经辉煌的椰雕精品生产厂家,已凋零在历史的茫茫尘烟中。的确,海南椰雕市场在日俱扩大,配件加工厂也越来越多,但它的终极方向仅仅是中低档的旅游工艺品和配件加工吗?

  椰雕村的记忆——

  岁月给今天留下了些东西,但毕竟,它带走的更多。昔日椰雕村——富道村的变迁,留下的只是身后叹息无数。

  富道村坐落在海口市羊山地区的龙桥镇。村子不大,二十来户人家、百来号人都姓文,世代家传椰雕工艺。一进村就看到村道旁堆得小山似的椰壳及废料,一条平坦的水泥路绕村而行,将火山石垒就的房子和围墙揽入怀中。村民称,他们的祖上是700多年前的南宋爱国名人文天祥,传到现在已是四十几代。也有一说,是文天祥堂弟文天瑞的后代。

  寻访之前,我一直有个疑问:“文昌素有椰乡之称,产椰子最多,为何椰雕村却形成于不产椰子的龙桥?”海南乡土作家王俞春认为,这与火山地区多山多石、少地缺水的地理环境有着必然关联。

  今年57岁的文传仁是附近玉荣小学的老师,他父亲文邦荣曾是村里最有名的椰雕艺人之一。文传仁说,大约400多年前,村里很多人纷纷到广西、广东一带谋生利用椰壳做些手工艺品。当椰雕制作形成一定的手艺和规模后,他们便带回家乡,子孙传承。村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律————椰雕手艺传男不传女,即使入赘的女婿也不传,而外姓人更是无由问津。而今,村里懂得全套椰雕技术的艺人,就只剩下75岁的文传述了。老人回忆,民国时期,海南开发了大量旅游纪念品,当时富道村的椰雕红极一时,被誉为“世界椰子工艺厂”。1955年,海南特别手工艺厂成立,首批招了八九名艺人,富道村就占了好几个,年轻的文传述也在其中。此后,村里的艺人不断被招进厂里。

  任何一个艺术时代的辉煌,总和几个为数不多的人物紧紧相连,纠缠不清。拭去历史的尘沙,文必奇、等名字依然留在富道村的记忆中。作为椰雕村艺人中的佼佼者,他们有理由被历史记住和怀念。

 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haikoushizx.com/hksxs/21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